(长篇连载)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 - 18


爱在温哥华(7)

我是一个大女孩,在大世界里,如果你离开我,这不是一件大事。

但我确实感觉到,我确实会这样做,很想念你,很想念你。

在Eric的车里,林静最喜欢的这首歌实际上就是这首歌。她暗自惊讶,埃里克从车后看着她的脑海。

“那天我问吴莹,你最喜欢的歌是什么。她告诉我这是第一首《Big Big World》。我跑到一个我卖了很多CD的地方。我买了几天。不要责备吴莹,我的名字是她不会告诉你的。“

“难怪。”

“它还在受伤吗?”

“好吧,好痛。我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。这对你来说太麻烦了。你吃过饭了吗?你饿了吗?”

埃里克笑了笑。 “你听到我的肚子尖叫,我没有吃晚饭,我只是感觉不饿,我现在很饿。但没有,我会把你送回家再说一遍。”

林静突然觉得很伤心。 吗?或者,我会帮你吃。”

埃里克的眼睛发光。 。只要你这样做,你就喜欢一切。但你的脚是如此痛苦,现在不适合站立,或者说好,等你的脚。为我做,怎么样?“

“好的。”林静实际上心里想,只要你爱它,他每天都能为你做到这一点。

“我是一个大女孩。在大世界,如果你离开我,那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她闭着眼睛听着这首歌,想着歌词,感到很好奇。突然睁开眼睛,看到埃里克在我面前开车,心里特别稳重。集群是金色的,特别温暖。原始的颜色感觉不是静止的,金黄色,可以是凉爽或温暖。

车开到了林静家的门口。她试图下车。埃里克没有给她时间思考它。她接她,大步走向房子。林静不小心碰到了埃里克的手臂,肌肉发达,心跳加速,脸红了。

当吴莹打开门的时候,我看到埃里克抱着林静摆了一张脸。林景红低下头低头。埃里克带她到床上,想帮她脱鞋,被拒绝了。看着她脱掉鞋子,坐在床边的床上,Eric终于安心了。

“你饿了吗?我会买一些深夜来回到你身边,好吗?”?

林静的胃也尖叫着,“好吧,麻烦你。”她抬头看着埃里克,有点尴尬。

他去买了晚上,吴莹跑进房间,假装神秘,“你不知道埃里克关心你多少。他接我,车就像飞,因为怕你拖延你而。”如果我也遇到像埃里?苏庋哪腥耍冶匦虢峄椤!拔庥ê芷诖?

“爱专家,你饿了吗?你会一起吃饭。你今天努力工作,阴影。”

“不难。如果你没事,我会放心的。吓得我,脸色苍白,疼。”

“暗影,麻烦你帮我拿钱包,今天埃里克帮我支付了医疗费,相当多的钱,我得把它归还给他。”

吴莹带着林静的钱包走到床边。她打开它,看到有两张50元的门票。 “你有多少钱?你能先把我借给我吗?”吴莹的钱包只有50元的门票。 “对不起,周末我买了很多东西,而且钱已经用完了。否则,我们明天就会把钱还给他。”

“好吧。我想他不应该介意。”林静把钱包放在床上,等待埃里克回来。

埃里克带着越南米粉,一碗一碗回来。

“安静,这是你喜欢吃的半筋和半肉粉,吴莹,我买了招牌牛肉粉,没问题?”

林静很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半筋和半肉?”

“那天你和教室里的人聊天,我无意中听到了。”埃里克在寻找筷子时说道。

这个Eric,耳朵怎么这么长?她的脸红了。

“嘿,埃里克,我还谈到了我喜欢吃什么样的粉末,你怎么能听不到它?”吴莹故意在一个阴阳说。

“对不起吴莹,我的耳朵接收能力有限,我只能听到一个人的话。我会太忙了。”埃里克没有笑。 “来吧,不要吃,我饿了。”?

三个人吞食越南米粉。可怜的埃里克,太饿了,喝了汤,还看了看。吃完粉末后,林静小看了影子,吴莹大声说道,“艾瑞克,我还没有完成作业,我得快点去上班,请回到房间。”我溜进房间,关上了门。

埃里克帮助林静回到床上。她拿着准备好的150元,对埃里克说。 “我不知道这笔钱,足够今天的医疗。我只有这些。我今天感谢你。帮我支付医疗费用。”在那之后,把钱存入Eric的手中。

他有一双大眼睛,他又大又圆,好像他不认识林静。

“你在说什么!不是很多钱,我买不起!你没有工作,你没有收入,我每天都有收入。没什么,不给它给我!我!不!收到!“埃里克把钱推回林静,我也生气了。

林静也很不情愿。她不习惯于其他人。今天,我和埃里克一直很麻烦。现在他不被允许给他钱。他更不愿意去。不,他的钱很难赚,也不便宜。

“如果你不接受,我会非常内疚,埃里克。我很认真地告诉你,这是男人的原则,不是钱的数量,也不是工作的问题。你的钱,积分也在冒汗。金钱,为什么要用你的钱!请给我一个理由。“

“你真的想要一个理由吗?好的,我会给你的!”

埃里克突然跌倒在水平线上,林静坐在床边。他直视她,不说话。空气突然停了下来,时间突然停了下来。林静静静地坐着,看着埃里克无法说话。他慢慢走近她,她没有动,感觉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。当她的睫毛涂在睫毛上时,她闭上了眼睛。

埃里克的嘴唇,饱满而湿润,先轻轻抚摸她的嘴唇。她颤抖着,害羞地问候。在诱惑之后,他发疯了,抬起头,并进一步热情地探索它。湿漉漉的交织在一起,让林静浮起了整个人。

他的嘴唇吸了她,她被动地笨拙地回应,她的呼吸太快,她的头太晕了,两个人慢慢地倒在床上*,林静闭上眼睛,让Eric的吻走在脸上。鞋面,颈部,身体。她的心已经拔出了胸部,我不知道它在哪里。埃里克的手按住她的手,手指交织在一起,挥之不去。

“啊。”林静突然尖叫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埃里克停了下来,看着床上的脸颊。

“你摸了摸我的脚。”林静低头看着床单上乱糟糟的头发,不敢直视埃里克的眼睛。她的眼睛模糊不清,呼吸沉重,以至于他忍不住低下头吻她。

“你为什么吻我?”她低声说。

“因为我喜欢你,成为我的女朋友?”埃里克低声说,自己融入了静止的身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