跌停股集中上热搜!10万股东彻夜无眠,暴风、辅仁、吉药谁最坑?


限制,限制或限制! 7月29日的A股市场异常“火爆”。与科技委员会充满了红色的事实形成对比的是,老板市场上的四个下限股票中有三个一直是热门的舆论名单。值得注意的是,富仁药业和风暴集团分别面临退市和暂停上市的风险,而吉耀控股的股东则无可奈何。这三家公司在第一季度拥有超过10万名股东,现在他们的焦虑可想而知!

0?fmt=jpg&size=20&h=155&w=390&ppv=1

风暴集团:实际控制人被捕

风暴集团于28日晚宣布,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带走。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

0?fmt=jpg&size=53&h=582&w=605&ppv=1

0?fmt=jpg&size=25&h=346&w=669&ppv=1

根据第一财务报告,知情人士透露,冯昕此次被捕,主要涉及暴风城集团于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联合推出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& Silva Holdings SA(以下简称:光大资本)。冯昕被称为“MPS”,在该项目的融资中承诺贿赂。

2015年3月24日,暴风城正式登陆A股创业板,成为中国第一家从VIE结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。初始发行价为7.24元。

暴风雨上市后,股价飙升,并在40天内创下36日涨停记录。截至2015年5月底,股价达到327.01元,上涨44倍,当时被视为“恶魔之王”。

但是,前“恶魔王”风暴集团已经不再见风景了,而且327元的股价已经不到7元。

数据显示,截至第一季度末,暴风城集团共有69,000名股东,平均拥有4,776股股票。然而,风暴集团长期以来一直被该组织抛弃,而69,000名股东中的绝大多数可以说是散户投资者。

数据显示,四年前的2015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,其所有十大流通股东均为机构投资者,包括证券公司,年金计划,公共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。

然而,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,暴风城集团的前十大股东中,有7名自然人,其中大多数是风暴集团的现任或前任高管。其余三个是暴风城集团的员工持股平台。其中,瑞丰利永持有63,131万股,荣辉似乎持有5,738,800股,而钟祥宏泰持有2,569,600股。

0?fmt=jpg&size=28&h=441&w=674&ppv=1

但是,上述三个员工持股平台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减少。根据公告,瑞丰利永已减持947,000股,并兑现人民币65,150,000元;荣辉减持了86.61万股,并兑现了5,915,300元;中祥宏泰已减持人民币385,400元,兑现人民币226.8万元。

减持后,三名员工持股平台仍持有风暴集团1245.8万股,占风暴集团总股本的3.78%。

此外,Storm集团此前的半年度业绩预测表明,该公司的中期报告的净利润损失为人民币2300万元至2.35亿元人民币。根据交易所的规定,如果创业板的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数,将面临暂停上市的风险。

0?fmt=jpg&size=37&h=304&w=645&ppv=1

69,000名股东的最终命运是什么?最后,只有市场才会被测试!

Furen Pharmaceutical:缺少16亿资金,面临退市风险

与风暴不同,由于无法支付股息,富仁药业意外地暴露了自己的问题。

7月19日晚,富仁药业宣布,由于公司的资金安排,现金股利没有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分配,现金分红无法按原计划发布,因此申请继续被暂停

随后,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第一封询问函。

令人惊讶的是,上海证券交易所闪电查询的实际情况是。 7月24日,富仁药业咨询公司回复称,截至7月19日,公司及其子公司总现金为1.27亿元,其中限额为1.23亿美元,无限制金额仅为377.87百万美元

这意味着从第一季度末的18.16亿元人民币到7月19日的1.27亿元人民币,不到4月份,福仁药业的16.89亿元人民币已经不见了!目前可用的现金不到400万元。

令市场感到意外的是,Furen Pharmaceuticals回应称,实际资金以及第一季度末的资金变化和流量需要进一步验证。公司将进行深入的自我检查,并在核实后及时公布。换句话说,Furen Pharmaceuticals目前还不清楚16.89亿元人民币是如何消失的!

7月26日晚,富仁药业披露《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》(以下简称《调查公告》)收到中国证监会《调查通知书》(编号:河南调查字[]号):“因为贵公司涉嫌违法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的有关规定,我将决定调查贵公司,请合作。“

值得注意的是,《调查公告》的风险警告指出,如上述调查中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,并根据行政处罚决定,它触及了法律的主要非法执法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》。就该市而言,该公司的股票将面临重大非法退市的风险。

由于金融诈骗事件,瑞安会计师事务所(Furen Pharmaceuticals)的审计师也参与了此次事故。

根据股东数据,截至第一季度末,富仁药业共有22,500名股东,平均拥有16,700股。外国资本似乎特别敏感。 2018年年报也是瑞银和摩根大通的前十大股东之一。在2019年第一季度,它已经消失在前十大股东中。

吉耀控股:2.8亿资金直接被甩员工窒息了

另一家制药公司吉久控股更加精彩,直接对员工负责。

7月24日晚,吉耀控股发布复牌公告,正式宣布修订后的医药重组计划失败,但仍表示未来收购仍有可能。随后,吉耀控股迎来了为期两天的涨停,2.8亿资金进入市场,关注集团预期。

令投资者感到惊讶的是,借款人纠正了制药行业,但在官方网站上澄清“协议已完全终止”,上市公司的公告被“适当殴打”。后来,交易所问了两次,质疑公司的不实信和猜测。该公司回应称,本公告中的错误是由员工流失引起的。

7月29日,济银控股价格跌至极限,每日限售价近28万手。截至当日收盘,吉医药控股的股价为5.88。

7月11日早些时候,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告,称其计划收购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的100%股权。自收购修订后的医药行业是吉林当地一家知名制药公司以来,此次制药行业的收购也被称为“蛇吞”收购。

此前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宣布有意取消创业板借壳规定,该规定也允许预先披露收购季耀控股作为新规后“创业板借壳上市”的首例,投资者普遍关注。

纠正制药业借壳上市的热门话题并未消退。吉耀控股宣布已决定终止此次收购。终止的原因是尚未发布SFC对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》修订的实施规则。

项目完成后,我们将继续推进上市公司控股权的转让,并计划发行股份,购买修订后的制药行业100%的股权。“

但这一论点遭到了对修订后的制药业的否定。 7月26日,修订后的制药行业官方网站发布了“关于解除与吉药集团意向协议的声明”。

该声明强调,制药行业与吉之控股之间的意向协议修订未得到解决,并且没有达成“继续收购”声明中所述的协议。这也意味着纪尧控股所谓的“重组期望”实际上并不算什么。

0?fmt=jpg&size=57&h=685&w=530&ppv=1

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两封关于调整Jijiu Holding公告及未来重组预期重大变化的关注函,并要求Jiji Holdings表示是否存在故意停牌和炒作。故意报道虚假文件等问题,交易所也对季尧控股的“错误”表示担忧。

在这方面,吉耀控股坚称错误的公告是“由错误引起的”。在公司7月29日的回复函中,吉耀控股表示,“公司下午与修订后的制药行业签订了《意向协议之解除协议》,以便签署地点尽快完成信息披露工作。在另一家公司的办公室。微信交付协议签名页面的照片,在仓促时间的情况下,上传者错误地将协议的修订版本作为最终草案提交,上传报告的签名页面,并在编制公告时,引用协议的一些内容与最终事实不符。“

预计将继续推进收购修订后制药行业的热钱是悲惨的。连续两个交易日,吉药控股的交易总额高达2.8亿元。这些基金也被冀瑶控股的股价所扼杀,冀瑶控股已经从连续两个限价板块发展成为已经停产一天的“过山车”市场。

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,吉之控股的股东人数为12,600人,人均股本为36,200人。随着公司的后门预期破灭,希望能够解决问题的散户投资者可能需要等待很长时间。

0?fmt=jpg&size=5&h=220&w=200&ppv=1

?结束?

仅供投资者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

股市风险很大,投资需要谨慎